禱告的開始(司布爾R.C.Sproul)

2017-12-10 改革宗周刊

↑點擊這里關注我們

頌贊與敬拜

如同主禱文所示范的,開始一個禱告最合適的方式是頌贊和敬拜。但很令人悲傷,我們經常被自己的欲望所推動而直接開始祈求。我們常想要從上帝得到一些東西時,才去找祂。我們是這么急于提到自己的要求和說出自己的需要(這些上帝早已經知道了),因此往往不是完全忽略了敬拜,就是用敷衍的態度很快地跳過這一項。

忽略了敬拜,就是把禱告的核心部份除去了。熱切的祈求是一回事,特別是當我們孤獨地在危險之地時;而熱切的敬拜、頌贊卻又是另一回事。那些偉大圣徒的禱告,教會歷史中的禱告勇士,所共有的特征就是他們對上帝都有極熱切的敬拜和稱頌。

我們在表達敬拜上的遲緩和軟弱,可能有二個根本的原因。第一是缺乏合適的字匯。當要敬拜時,我們卻說不出話來。

衛斯理在他寫的圣詩:“愿我有千個舌頭來頌贊主”中,表達出類似的心態。這首詩歌是在哀嘆,只有一個舌頭的限制成為贊美上帝可悲的攔阻,只有再加上九百九十九個舌頭才能將心中的稱頌完全表露出來。

詩篇是用簡單但有力的字匯寫成的,作者們借著它表達出心中對上帝的敬畏,并沒有忽視心智在敬拜上帝時所能發揮的功用。詩人們張開他們的口,發出贊美來。這些贊美確實是在圣靈的感動下被賜予的,但也是要有那些心思深刻浸潤于上帝之事的人才能發表得出來。

另一個發出贊美的大攔阻是“無知”。我們因字匯的有限而有的苦惱,還不如因對所敬拜的那一位缺乏了解而有的苦惱來得大。我們的敬拜同樣會因缺乏有關上帝的知識而遇到困難。

一個人要如何向他所不認識的上帝寫情書呢?一個人的嘴唇怎能向那位對他來說是朦朧不清而不知名的至高者,說出贊美的話呢?上帝是個有位格的神,有著無止盡的歷史。祂不但在那榮耀的大自然的舞臺中啟示祂自己,也借著圣經的篇章使我們認識祂。如果我們將祂的話充滿在心智中,我們的遲鈍和結巴將轉愛成形式完美而且滿有意義的贊美。藉著將自己沉浸在詩篇中,我們不但能看見要如何贊美,也擴充了對所贊美的那一位的認識。

為什么我們要敬拜并頌贊祂?因為這是我們身為人類這被造物應盡的義務。我們已被呼召來使上帝的榮耀充滿遍地。我們是照著祂的形象而造,來反映祂的榮耀,我們主要的任務是影顯主。同樣的,我們也應來敬拜祂,但并不是出于奉承的態度,好像故意“把祂抬高”(替祂戴高帽子),好使他應允我們的祈求。我們也從圣經中的描述中往意到,天上的天使整天都圍繞著上帝的寶座來敬拜、贊美祂。

從實際的角度來看,為什么敬拜對我們這么重要?因為唯有當上帝的圣潔和威嚴深深銘刻在我們的心中時,我們整個基督徒的生活——一種順從和服事的生活——才能得著動力,并變得更豐富。在我被激發去為某人做一件困難的事之前,需要先對那人有某種程度的尊敬。當有人要我為他進入世界,承受許多憤怒和反對群眾的逼迫和敵擋,我必須對他有著衷心的尊崇才行。只有如此,才能使我心中不覺得這任務是個重擔。

當我們以敬拜和頌贊來開始禱告時,我們是在調整自己的心弦,準備以認罪、感恩和祈求來到上帝面前。希伯來書四章十六節告訴我們,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進入至圣所,因為幔子已被十字架除去了。在伊甸樂園門口把守的天使,他們手中揮動的劍已然取走。基督為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進到上帝面前。然而,如果我們查看一下教會的歷史,會發現人們還是對上帝敬而遠之,以為上帝仍然遠離他們。在教會中的禱告變得如此公式化,因此許多基督徒的反應是反其道而行。今天,我們常聽到所謂“交談式”的禱告。我們對上帝說話的方式變成這樣:“嗨,上帝,你猜猜事情發展得如何?對我來說,今天的情況并不大好。但是,喂!你知道嗎?你和我合作,我們可以做出一番事業來,是不是?哈!”這是一種相當輕忽、任意親近上帝的方式。

但是,禱告變成這種樣子是有其歷史緣由的。它代表著對形式主義的過度反對,因此采用這種自由式的禱告,卻產生了輕蔑上帝的副作用。它原意是要計劃減少禱告中人為的成份——然而,卻創造出最糟的人為禱告。任何被造物都不應于上帝直接臨在時,以這種大膽的態度對他說話。

上帝確曾邀請我們自由進到祂的臨在中,但我們仍需知道自己是來到上帝面前。當面對面和這位全能者相遇時,誰會像和棒球場看臺上的朋友那樣說話?我們可以大膽地來見上帝,但態度絕不該是傲慢、放肆的,也絕不該輕率,好像是和一位玩伴談話一般。

當我們以敬拜和贊美開始禱告時,就是在承認我們交談的對象之偉大。我們禱詞的文法不一定要十全十美,其中的文詞不一定要高雅而動聽,但必須能反映出上帝當得的尊敬和榮耀。敬拜引導我們在其中可以認罪、感謝,并祈求。

坊間的一些書好像要使我們相信,我們只需遵行某些步驟去行,上帝就會將所求的給我們。事實上,這些作者的意思是:“遵行這些步驟或使用這些特定的話語,你就可確知上帝會賜下你所求的。”這不是禱告,是變魔術。這不是信心的表現,而是迷信。這好像是在說:我們可運用一些竅門來操縱那位至高的上帝。

上帝每天都會聽到一些操縱式的禱告,是從那些不知如何頌贊、尊崇上帝的心中產生出來的。許多禱告的人經常忘掉了他們說話的對象是誰。

認罪

表達了頌贊之后,我們必需帶著認罪的心來到上帝面前。要記得,若沒有基督成就的工作,我們根本沒有資格來到上帝面前,對著上帝的耳朵作任何發自心中的訴求。我們本來沒有任何權利得著祂的同在。圣經告訴我們,上帝是如此的圣潔,甚至不愿看見任何的罪惡。上帝喜悅義人的禱告,但我們每天生活所行的并不十分公義;然而我們所服事的上帝卻因著基督轉眼不看我們的罪,邀請我們進入祂的同在里。

正如“禱告范本”中所指出的,認罪是我們和上帝談話正常的一部份。認罪并不是只在一年中的某些特定節期和日子所草率從事的行為。對基督徒而言,認罪應該是每天的行動,天路歷程中應有的特征。基督徒應該有個悔改的靈。每天都必須認罪的主要理由,是因為我們每天都做了許多違犯神圣律法的事。我們做了許多不該去做的事,也忽略了許多上帝命令我們該去做的事。我們每天在上帝面前都有許多虧欠。因此,每天的禱告中都應包括真正的認罪。

圣約翰告訴我們:“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凈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1:9)我們在此發現,上帝饒恕我們所有已認之罪的應許,若對這項應許裝作不知或忽略它,無異是使自己走在危險的路徑上。上帝命令世人要認自己的罪,并且答應要赦免世人所認的罪。因此,我們應該每天懺悔自己的罪,是再清楚不過的事了。但是,認罪到底是什么意思,以及其中應該包括些什么,在此須作些推敲和研究。

我們可以分辨兩種不同的悔改:懊悔和痛悔。懊悔是悔改的仿造品,它從不使我們有資格得著赦免。它好像一個小孩子,做了違抗母親之事后被捉到,哭喊道:“媽咪,媽咪,對不起,我錯了。請不要打我的屁股。”懊悔是純由懼怕懲罰的動機所引發的悔改。在這情況下,罪人向上帝承認他的罪,不是出于真正的哀慟悔改,而是出于想得到“逃離地獄車票”的欲望。

真正的悔改會表現出“痛悔”,一種因覺察自己侵犯了上帝而有的敬虔的哀慟。在此,罪人為他的罪哀悼,不是因為失去獎賞或感受到懲罰的威脅,而是因為他曾做了一些損害到上帝榮耀之事。羅馬天主教在認罪時所用的禱告,稱為“懺悔頌”,表達罪人悔改的心意:“噢!主,我的上帝啊!我衷心為著曾侵犯神而深感難過。因著你公正的懲罰,我厭惡所有曾犯的罪,但最重要的是,因為我侵犯了你。噢!主,我的上帝啊!你是全然良善并且配得我全心的愛。我在此下定決心,借著你恩典的幫助,我不再犯罪,并要避開任何會使人犯罪的時機和場合。”

這個禱告所表達的比“懊悔”要深刻得多,后者只是出于對懲罰的恐懼,這個禱告卻出于因得罪上帝而有的敬虔的哀慟,你可以注意到,這位祈禱的罪人承認上帝是“全然良善”,并且配得我們全心的愛。這樣的承認使所有想要有“自我稱義”的企圖都無法得逞。這個禱告,包括一個堅定的宣告,表明他下定決心不再犯罪,愿意放棄邪惡的生活型態,并且要避免任何可能誘人入罪的機會和場合。禱告中也包括了一個“謙卑的認識”,就是在凡事上要依靠上帝的恩慈和幫助。

 

詩篇五十一篇,一個痛悔的罪人求寬恕的禱告,是大衛王在和拔示巴犯了奸淫罪之后寫出來的。大衛并沒有帶著借口來接近上帝。他并沒有要求上帝考慮一下是環境誘引使他犯罪,或因政治地位造成的孤單促使他有親近女人的沖動。大衛并沒有設法在上帝臨在時,盡量減低所犯的罪的嚴重性。他沒有將他的罪合理化也沒有嘗試自我辯明,而這些是一般犯罪的人常有的特征和表現。

大衛說:“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換句話說,大衛相信,如果上帝除了絕對的懲罰外,沒有給他別的,祂仍是絕對公正合理的。大衛表明,他不敢蔑視任何上帝說過的話:這是一顆破碎和真誠痛悔的心。

大衛祈求,盼望能重新得到上帝的恩惠:“上帝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不要丟棄我,使我離開你的面。不要從我收回你的圣靈。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樂,賜我樂意的靈扶持我。”(詩51:10-12)

他了解認罪最重要的是要完全倚靠上帝的恩慈。大衛不能贖自己的罪,也不能做什么或說什么,來抹除已犯的錯誤。他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補償他對上帝的虧欠。大衛那時就了解后來由耶穌所設明的真理——我們是欠債的人,沒有能力償還我們的債務。認罪就好像破產的宣告。上帝要求我們作完全人,最輕微的罪也會污染完美的記錄,世界上所有的“善行”都不能抹去這污點,而使我們從不完全進到完全。一旦犯了罪,我們在道德上就是破產的人。唯一的希望,是藉由一位全然完美者的贖罪,來寬恕及遮蓋我們的罪。

當我們犯了罪,唯一的選擇是悔改。沒有悔改就沒有饒恕。我們必需以痛悔的心態來到上帝面前。大衛是這樣說的:“你本不喜愛祭物,……上帝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上帝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16、17節)

大衛這些話中具有深刻的思想,顯示他了解許多舊約人物所未能抓住的真理——在圣殿中供獻的祭物,并不能為罪人博取什么功德,這些祭物不過是指向未來那完美的“犧牲”的象征而已。最完美的贖罪祭是要由那毫無瑕疵的上帝的羔羊——基督所獻上。公羊和山羊的血永不能除罪,耶穌的血卻能。要得著基督贖罪的功效,使我們的罪得著遮蓋,必需要以憂傷痛悔的心來到上帝面前。在大衛得著赦免的經歷中,表現出赦罪的一個重要特性——驚奇。他乞求上帝洗除他的罪,使他潔凈。從某個角度言,得赦免絕不該是件令人驚奇的事。當上帝照祂所說的話而行,我們絕不應覺得驚奇。在約翰壹書一章九節,上帝告訴我們,如果我們認自己的罪,祂是信實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上帝持守祂的諾言,人卻不是。上帝是立約者和守約者,我們卻是毀約者。

上帝絕沒有義務要是恩慈的。任何時侯,我們以為上帝有義務要是恩慈的,我們的腦中就該亮起紅燈,提醒我們所想的并不是恩慈,而是公平——應盡的責任。我們需要做的絕不僅是偶爾唱唱“奇異恩典”這首詩歌——而是需要一再對上帝的恩典感到驚奇,進而用全心來感謝祂、敬拜祂。

(選自作者著《有效的禱告》P46-58,朱束譯,大光傳播出版有限公司出版,標題另加。)

改革宗周

  你把旌旗賜給敬畏你的人,可以為真理揚起來。——詩60:4

微信掃一掃
關注該公眾號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圣經講道 圣經講道視頻 聽圣經講道 張福大牧師 » 禱告的開始(司布爾R.C.Sproul)
愿主祝福您!
如有建議或意見請在上面"留言聯系"欄目留言,謝謝!
分享到:
贊(0)

留言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日本少妇,无码专区A片在线播放,欧美大尺度又粗又长真做禁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