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倒進化論,試試?全球地質記錄?的進路

2017-11-18 創造科學
 

人都有隨眾的傾向,很容易在主流意見中喪失冷靜與獨立嚴謹的判斷。進化論得以在公眾視野中大行其道,也得益于大多數人都喜歡囫圇吞棗、人云亦云,而鮮有較真的探尋者詳細考察、仔細推敲。

其實這只常常橫在我們與人分享基督福音過程中的攔路虎,不過是用許多漏洞百出的假說、推理,甚至干脆的謊言涂鴉出來的紙老虎。要將其駁倒,我們不需要攻取一個自然科學方面的博士學位,相反,只要我們稍作了解,常識與邏輯已經足夠我們使用,因為它的漏洞實在顯而易見。

本期將從遍布全球的地質記錄,揪出進化論的多處軟肋,見證圣經準確可靠的啟示。

災變論重返地質學視野

要知道,在西方早期的地質學領域,大家都是相信圣經的記載的,大家普遍接受挪亞大洪水的真實性,并相信自那以后,全球地質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但是到了19世紀初,一些人開始爭辯說巖層記錄中的地質過程,只能用今天我們身邊所見的過程來進行解釋。

比如他們觀察某一河流泛濫的頻率,并測量記錄每次泛濫留下沉積物的多少;如果今年形成了一英寸的沉積物,明年又形成一英寸,他們就推算出地質巖層沉積的速率,以及所需要花費的時間。(由此便產生了均變論的說法)

他們便是用這種牽強的邏輯,斷論說我們只能用現代條件下所觀察到的速度來估算巖石形成所需要的時間。他們說服人們相信,我們不能用日常生活不常見到的災變來解釋地質記錄,我們只能眼見為實,從我們眼下能直接觀測的事物開始去了解過去地質歷史上的許多不可重復的一次性事件。

而從現代條件下所觀察到的地質過程,大多是緩慢而平穩的,基于此,他們便大膽地宣稱地球地質的變化,經歷了數億萬年的漫長過程。假設出如此寬松的時間框架,仿佛編織了一個巨型搖籃,可將進化論這只龐然怪獸穩妥地安放在其中。

然而到了20世紀中后葉,開始有地質學家掙斷了均變論的鎖鏈,讓災變論在地質學中重拾一席之地。雖然他們還沒有認同到挪亞洪水,但卻已經開始意識到災變是地質學上的主要力量。

讓我們來看看

圣海倫斯火山的例子

1980年,華盛頓州圣海倫斯火山爆發,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內,從這一次爆發中冒出的火山碎屑流(就是流動的熱氣和灰塵)留下了大約25英尺(8米)厚的沉積物。從這些分層沉積的地質單元中,我們看到數十英尺厚的巖層,內部有細密的層次,整個單元可以在短短幾天內形成。

這使我們看見,原來各種各樣的地質過程都可以在一瞬間發生。

像這類侵蝕形成的小峽谷,就像微型實驗室,有助于理解大峽谷系統,如美國西南部的大型峽谷是如何形成的。這些小峽谷有的在一日內形成,有的需要兩個月。

抹茶

從這些過程中,我們可以洞悉大規模的災變。在運用地質學知識研究挪亞洪水時,我們可以借此建立大災變模型:

我們很難想象出全球性的挪亞大洪水所釋放出來的能量到底有多大。我們所能見到的現代災變,雖然能讓我們略知一二,但這些災變同大洪水相比,其能量和規模不可同日而語。

挪亞洪水引起全球性的地質災變,大陸發生劇烈的運動,上升下降,左挪右移,互相之間重新調位,造成海嘯連連。海水沖擊并覆蓋了大陸,雨水不斷。當時所發生的全球性地震和各種地質學災變所需要的能量,非現代世界所能比擬。

低溫巖石板塊的存在符合大洪水地質學

根據災變板塊動力學理論,在挪亞洪水這一獨特事件中,洪水前的海洋地殼被拖入地幔中,該過程稱為“潛沒”。海洋地殼雖然沉入了灼熱的地幔深處,但卻仍然是冷的。

現代地震學家發現,在靠近地核的地方,確實有巨大的低溫巖石板塊。如果這些板塊的沉降經歷了億萬年,那么它應當早已熱了起來。

災變板塊動力學的另一個重要推論,就是地球磁場的快速逆轉。

在地球歷史上,南北磁極曾經與今天相反,古老地球論者認為磁場的逆轉曾在億萬年中不斷發生,每次都需要數千年。

具有諷刺意義的是,正是古老地球論者,在太平洋西北部發現了支持磁場快速逆轉的證據。

他們在觀察已冷卻的巖漿流,巖漿的冷卻只需要兩周的時間,他們測量了巖漿流表層中鐵礦的磁極方向,然后一步步地向深處測量,原不指望有什么大的變化,只應有輕微的調整, 但實際上,他們發現巖漿表層和深處所放映的磁極完全相反。

另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是,

在地質年代柱最底層的海洋生物化石,如藻類,也出現于最高的山頂上,如珠穆朗瑪峰,海洋生物是怎么上山的呢?

進化論者會說:

地殼在億萬年間逐漸隆起,緩慢形成的山脈將化石一同抬高。然而現代山脈的某些特征,不符合這一傳統觀點。

然而

現代山脈的某些特征,不符合這一傳統觀點。

巖石是脆硬的,不易彎曲

你若試圖扭曲巖石,它會斷裂。退一步說,即使在大范圍內,你能將巨型巖石大幅扭曲,但我們見到的這些彎曲卻是緊密的,你可以從一端走到另一端。脆硬的巖石遭如此扭曲的折迭而怒致于破碎,就意味著巖石在形成的時候可能并不是脆硬的。

巖層折迭

總之,當我們考察地質時,會發現現今的過程不能解釋我們所見的。相反,我們的觀察指向過去的災變過程。當我們思考這些災變的情形時,意識到這與創世記所記載的毀滅地球的挪亞洪水完全吻合。

大洪水推翻了有億萬年歷史的地質記錄的說法,這億萬年恰恰是進化所必需的,沒有了億萬年,也就沒有了進化。

《圣經》總是不乏發人深省的話,其中一句“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在四福音書中重復了七次;“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在啟示錄中重復了八次。

面對這些上帝已經在科學發現中敞開在世人眼中的普遍啟示,您是否有聆聽的耳,愿意留心察看,仔細揣摩呢?

(注:文中視頻截取自“進化論的死穴”,淘寶上已有出售。)

微信掃一掃
關注該公眾號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圣經講道 圣經講道視頻 聽圣經講道 張福大牧師 » 駁倒進化論,試試?全球地質記錄?的進路
愿主祝福您!
如有建議或意見請在上面"留言聯系"欄目留言,謝謝!
分享到:
贊(0)

留言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日本少妇,无码专区A片在线播放,欧美大尺度又粗又长真做禁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