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健康存在的必要道德條件

2017-12-27 陶恕 微時代改革宗教會

上帝的圣潔

陶恕


榮耀歸于天上的上帝!我們贊美你,我們稱頌你,我們敬拜你,因為你偉大的榮耀。主啊,我所說的我不明白;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能明白的。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我親眼看見了你,因此我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主啊,我要用手捂口;我說了一次,再不回答,說了兩次,就不再說。

 

然而當我默想的時候,火就燒起。我要起來講論你,免得我在沉默中冒犯了你在這一時代的兒女們。看哪,你已經揀選了世上愚拙的,要叫那聰明的羞愧;你揀選了世上軟弱的,要叫那強壯的羞愧。主啊,不要丟棄我,讓我向這個世代述說你的能力,向將來的世代展示你的大能。在你的教會中興起先知和先見,讓他們彰顯你的榮耀,通過你圣靈的大能,恢復你的圣民對你至圣者的認識。阿們。

 

因著我們與天上的至高旨意之間的巨大決裂,我們遭受到一個道德的震蕩,這一震蕩留給我們一個永久的創傷,它影響到我們本性的方方面面。我們里面和我們外面的環境都生病了。

 

當先知以賽亞在異象中看到上帝的圣潔的時候,那是他生活中的一次革命性的經歷。他突然意識到他個人的敗壞,好像從天上有一下重擊,閃電般地正中他顫抖的心靈。他充滿痛苦地呼喊:“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賽6:5)當我們的偽裝被揭穿,在上帝圣潔雪白的光照中看見自己的污穢,我們所感受到的震動便是如此。這樣的經歷一定會伴隨著激烈的情感。

 

除非我們像上帝看我們一樣看自己,我們是不會為自己的狀況煩惱不安的,只要它們沒有到無法控制的地步,不會影響我們安逸舒適的生活方式。我們已經習慣于和不圣潔水乳交融,把不圣潔的東西當作是自然的,是預期之中的。當我們發現教師們并不知道所有的真理,政治家們不守諾言,商人們不完全誠實,朋友們不完全值得信任時,也不會失望。我們要活下去,于是把這種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做法當作是必要的生活法則,來護自己免受周圍人的傷害——管它呢,讓它就這樣去吧。

 

寫這些話和讀這些話的人,都不配欣賞上帝的圣潔。在我們心靈的沙漠中,實在是需要開出一條新的江河來,讓真理的甜水流進來,好醫治我們重大的疾病。通過思想某個非常純潔的人或者某些非常純潔的事,然后把這個觀念提高到我們能夠把握的極限高度,這并不能使我們掌握上帝圣潔的真實意義。上帝的圣潔并不是我們所知的最好的東西,乃是無限地更好。對于神圣的圣潔我們一無所知。上帝的圣潔是分別的,獨特的,不可接近的,不可理解的,不可獲得的。屬肉體的人對它是瞎眼的。這樣的人可能會害怕上帝的能力,敬拜他的智慧,但是上帝的圣潔是他做夢都想象不到的。

 

只有至圣者的靈才能向人的靈傳授圣潔的知識。然而就像電流只有通過導體來流通,圣靈也只能通過真理來流通,他必須在人心里發現一定量度的真理,然后才可能照亮那顆心。信心是聽見真理的聲音以后被喚醒的,不是對任何其他的聲音之反應。“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上帝的話來的。”神學知識是圣靈流進人心的媒介,然而在真理產生信心之前,人的心必須有謙卑的悔改。上帝的圣靈是真理的靈。一個人有可能有神學知識,卻沒有圣靈;但是他不可能沒有知識,卻有圣靈。

 

魯道夫·鄂圖關于神圣者的研究深刻且非常有力,證明在人類心靈中,存在著他稱之為“超自然”(numinous)的事物。很顯然,他用這個詞,說的是一種感覺,覺得這世上有一種模糊的、不可理解的事物,一種可怕的奧秘,環繞著宇宙,包裹著宇宙。這是一個事物,一個他者,一個可怕的事物,永遠不可能被理智所設想,只能在人內心深處有所感覺。這是人所保留的永遠存在的宗教本能,是對不可名狀、不可尋索的臨在的一個感知。這個臨在像水銀一樣流過受造物的每一根血管,有時候會以其超自然、超理性的顯現使心靈震驚莫名。一個人被這樣碰撞之后,總是會被奪去了一切的驕傲,被完全壓倒,只能夠恐怕戰栗,沉默不語。

 

這種非理性的恐懼,這種感覺到在世上有一種非受造的神秘,是所有宗教信仰的基礎。以圣經為本的純正信仰,以及那些最野蠻的赤身露體的原始部落民卑下的萬物有靈論信仰,之所以能夠存在,都是因為在人的本性里面有這種最基本的本能。當然,一個以賽亞或保羅的信仰,與那些萬物有靈論的原始信仰的區別在于,一個有真理,一個沒有真理,原始人有的只是那種“超自然的”神秘本能。他們感覺到有一位他們所不認識的上帝,但是以賽亞和保羅卻通過上帝所啟示的圣經,發現一位自我啟示的真正的上帝。

 

感受到神秘,甚至是那極大的神秘,是人本性中最基本的東西,它對宗教信仰是不可缺少的,但并不足夠。因著這種神秘感,人們會輕輕地說“那可怕的東西”。但是他們不會呼喊“我的圣者啊”(哈1:12)。在希伯來人和基督徒的圣經中,上帝給出了他的自我啟示,表明他是有位格、有道德的。這一可畏的臨在展現出來,不是作為一個什么東西,而是一個道德的存在,具有真實位格的一切溫暖個性。更進一步,他是完美道德的典范,他在公義、純潔、正直和不可理解的圣潔上,都是無限完美的。在所有這一切當中,他是非受造的,自足的,超越人類思想所能想象的,不是人類語言所能表達的。

 

通過上帝在圣經中的自我啟示和圣靈的光照,基督徒得著了一切,而沒有失去任何東西。在他原有的上帝觀念之上,加上了兩個概念,就是位格和道德特性。但是,那種原來就有的、在充滿整個世界的極大的奧秘面前驚奇和敬畏的感覺,卻仍然保留著。今天他的心可以歡樂地跳躍并且呼叫:“阿爸父,我的主。我的上帝!”明天他會帶著歡樂的顫抖,在那住在永恒之處的至高至上者面前屈膝敬拜。

 

圣潔是上帝存在的方式。他不是為了達到某種標準而圣潔。他就是標準。他就是絕對的圣潔,具有無限的、奇妙難測的純潔,根本不可能成為另外一個樣式。因為他是圣潔的,所以他所有的屬性都是圣潔的,也就是說,無論我們想到任何屬于上帝的事,我們都要想到他是圣潔的。

 

上帝是圣潔的,他使圣潔成為他所造的宇宙健康存在的必要道德條件。暫時有罪的存在,正好驗證了這一點。凡是圣潔的,都是健康的;邪惡是一種道德上的疾病,最終必會以死亡為終結。語言的構成本身也說明了這個問題,英語單詞圣潔“holy”是從盎格魯—撒克森語的halig衍生出來的,而hal的意思是“好的、健全的”。因為上帝首要關心他的宇宙的道德健全,也就是宇宙的圣潔,所以,凡是與圣潔相反的東西就必定是在他永恒的不悅之下。為了保存他所造的宇宙,他就必須消滅一切會毀掉宇宙的東西。當他起來消滅罪惡,把世界從不可挽回的道德墮落中拯救出來的時候,人們說他是發怒的上帝。世界歷史上所有憤怒的審判都是保存世界的圣潔行為。上帝的圣潔,上帝的憤怒,與受造界的健康是密不可分的。上帝的憤怒是他絕對的不容忍,他厭惡任何一個會導致墮落與毀滅的東西。他痛恨罪惡,就像一位媽媽痛恨奪去她孩子生命的小兒麻痹癥一樣。

 

上帝是圣潔的,他的圣潔是絕對的,不分任何級別的,他不能夠傳遞給他的受造之物這樣的圣潔。但是有一種相對的、依賴性的圣潔,他可以與天上的天使和撒拉弗分享,也可以與地上被救贖出來的人分享,以預備他們將來進天堂。這種圣潔能夠,也已經分賜給上帝的兒女了。他通過歸算來賜予并分享他的圣潔。因為他通過他兒子的血,讓人可以得到他的圣潔他就要求他們圣潔。先是對以色列,后是對教會,上帝說:“你們要圣潔,因為我是圣潔的。”(彼前1:16)他沒有說,“你們要與我一樣圣潔。”因為那就是要求我們絕對圣潔,而絕對圣潔是單單屬于上帝的。在上帝非受造的圣潔面前,就是天使也要蒙著臉。是的,在他眼中,就是天也不潔凈,星星也不純潔。沒有一個誠實的人會說:“我是圣潔的”,但是也沒有一個誠實的人會有意忽略圣經作者嚴肅的話:“你們要追求與眾人和睦,并要追求圣潔,非圣潔沒有人能見主。”(來12:14)

 

基督徒夾在一個進退兩難的處境中,我們當如何行呢?我們必須像摩西一樣,以信心和謙卑遮蓋自己,躲藏在這樣的遮蓋之下,偷偷地窺視上帝一眼,因為人見上帝的面不能存活。憂傷痛悔的心他必不輕看。我們要把我們的不圣潔藏在耶穌的傷口里,就像當初摩西在上帝的榮耀經過的時候,躲藏在磐石穴里。我們要躲藏在上帝里面去逃避上帝。在這一切之上,我們要相信上帝在他的兒子里面看我們是完全的,并且他會通過管教和磨煉潔凈我們,使我們與他的圣潔有份。

 

在信心與順服中,通過不斷地默想上帝的圣潔,通過愛公義、恨罪惡,通過與圣潔的靈日漸熟悉,我們會漸漸適應與地上的圣徒為伍,并預備在天上與上帝和眾圣徒永遠同在。因此,就如人們所說的,當謙卑的圣徒相遇的時候,我們就會有一個在地如天的團契,作為我們進入天上的天堂的預習。

 

永遠的主啊,

你永遠的年歲何其可畏!

天上的眾靈日夜不停,

在你面前俯伏敬拜!

何等美麗,

你的顯現將何等美麗!

你有無盡的智慧,無窮的大能,

和可畏的純潔!

哦,我何等的敬畏你,永活的上帝!

我獻上對你深深的、最溫柔的敬畏,

并以顫抖的希望,

和痛悔的眼淚來敬拜你。

——法柏

本文選自《智慧的開端——認識至圣者》第21章

服侍華人教會,建造正統信仰

推動福音宣教,陶造屬靈生命

? 贊賞

微信掃一掃
關注該公眾號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圣經講道 圣經講道視頻 聽圣經講道 張福大牧師 » 宇宙健康存在的必要道德條件
愿主祝福您!
如有建議或意見請在上面"留言聯系"欄目留言,謝謝!
分享到:
贊(0)

留言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日本少妇,无码专区A片在线播放,欧美大尺度又粗又长真做禁片